Gamereactor 中文版. 觀看最新的電玩遊戲預告片,還有在世界最大的電玩大會進行的採訪! Gamereactor 使用 cookies 確保我們能夠在網站上為您帶來最棒的瀏覽體驗。如果您繼續,即代表您同意我們的 cookies 條款

中文版
Gamereactor
預告
Rainbow Six: Extraction

《虹彩六號:撤離禁區》

《虹彩六號》團隊有個新任務在等待著他們,這是種外星生物夢魘。

HQ
HQ

《虹彩六號》電玩遊戲宇宙已經成長了一個極其龐大的系列,橫跨數十年頭。我首度於《虹彩六號:拉斯維加斯》獲得體驗,自此就深受該系列吸引。我最喜歡的遊戲之一毫無疑問是《虹彩六號:圍攻行動》,這款戰術射擊遊戲對策略與機制的重視程度同等,且本作的規模已經超出了我的預期,這要歸功於育碧的持續支援。《圍攻行動》充滿了故事、跨界合作等等,這要歸功於它與《虹彩》宇宙的關聯性,但在大多數情況下,其多樣化的幹員名單僅限於《圍攻行動》。只是,這即將改變......

育碧目前正在開發一款全新的《虹彩六號》遊戲,這部新作帶有大量的角色與你從《圍攻行動》所認識、深知且熱愛的名字。該遊戲原本被稱為《虹彩六號:隔離禁區》,但就在全球大規模疫情爆發之後,開發商與發行商很明智地在最後一刻將名字給改掉,因此,《虹彩六號:撤離禁區》(Extraction)就此誕生。

與《圍攻行動》不同,《撤離禁區》不是一款PvP遊戲,這是一款合作體驗,設定在《虹彩六號》的世界遭到一種看似外星生命形式入侵地球並開始捕食人類並且汙染各地之後。遊戲本身強調潛行,如果要我們坦白說,這玩起來超像是 10 Chambers 恐怖合作射擊遊戲《GTFO》的使用者友善版本。

這是一則廣告:

根據我試玩這部作品時獲得約兩個多小時體驗看來,它與《彩虹六號:圍攻行動》非常相似,這要歸功於使用了相同引擎、遊戲機制與角色,這裡僅舉幾例。但與此同時,它又極不相同,因為這不是競技射擊遊戲,而是一種合作體驗,其中隱身潛行比起機制技能要來得重要許多。說這樣的話似乎很奇怪,考量到這在某種程度上感覺像是對《圍攻》的有趣、偏離主題的擴展內容,有時感覺起來並不像是一部全新作品。這是否意味著它不有趣或不吸引人?絕非如此。然而,由於出色的硬核在線多人射擊玩法,《圍攻行動》的玩家基礎已經變得相當龐大,這點也顯而易見地十分不同。

在查看遊戲的同時,我還有機會採訪《撤離禁區》的創意總監 Patrik Méthé,在採訪中,我詢問了 Méthé 他們希望如何吸引回歸的《圍攻》資深玩家與新來的粉絲參與這種 PvE 體驗。 他說:「從一開始,我們就想確保《圍攻》玩家們在我們的遊戲中找到他們想要的挑戰等級。同時,我們也想確保新玩家能夠流暢地進入這種類型的遊戲,一部更具戰術性的射擊遊戲。為此,我們有不同的系統,例如說,所有教學都是可選的。」

從本質上講,《撤離禁區》要求你進入一個孤立的隔離區域並完成各種目標,而不可以在途中死亡或搞砸。目標涵蓋多種模式,包括救援(你必須拯救被奇怪的外星病毒困住的幹員)或三角測量(你必須同時定位並啟動多台電腦機器)。你必須完成一大堆獨特的模式,在單獨一輪遊玩當中會看到你們必須完成其中3種模式才能得到高評價,可以這麼說。

完成這些任務的動力是獲得經驗值。根據你成功多少個目標,將獲得不同數量的 XP 獎勵。問題是,如果你失敗,這些挑戰絕對不會獎勵你任何東西,如果你死掉,你在那一輪扮演的幹員將暫時無法使用,因為他們要透過冷卻類型的機制才可再次回復。

這是一則廣告:

只要你花一點時間來適應環境並且不要一頭栽入槍林彈雨中,你應該不至於經常死亡,至少在較低的難度之下玩的話是這樣。我還沒有看到更困難的難度究竟會如何改變這一點,但 Méthé 確實告訴我,「我們在遊戲中有很多不同層次的難度,隨著你在遊戲中的進步,挑戰會急遽增加。我們非常有信心,即使是最鐵桿的《圍攻》資深玩家也會找到他們期望的高水準挑戰。」

《撤離禁區》的敵人有多種形式。這些傢伙被稱為「Archaens」,基本上是生物學上的噩夢。 Méthé 向我解釋了《撤離禁區》的敵人的靈感,說:「我們正在研究一種存在於世界上的真實有機體。我忘記了它的學名,但它是『魔點』(blob)。它既不是動物,也不是植物,也不是蕈類。它看起來像苔蘚,會蔓延並吃掉它所經過的一切。」

《撤離禁區》當中的所有敵人都從散佈在地圖周圍的凸出的紅色巢穴中誕生,你可以邊走邊清除它們,以減少在剛開始目標時看起來悲哀少的敵人數量。我注意到敵人的主要問題在於,隱身機制令人難以置信地做了過度調整,只要你在武器上裝上消音器,巢穴和對手就很少有機會在你把它們變成一堆糊狀的粘液前奮起展開攻擊。

Rainbow Six: ExtractionRainbow Six: Extraction
Rainbow Six: ExtractionRainbow Six: Extraction

就幹員而言,我要測試的展示版本大約提供了9名,包括 Doc、Sledge、Finka 和 Alibi。我確實發現某些幹員在 PvE 中感覺有點格格不入,當我問 Méthé 關於讓某些幹員適應這種新體驗是否具有挑戰性時,他告訴我,「我們有大量人選可供尋找,看看哪些是最適合 PvE 體驗的。當然,有些是很容易就被挑中,但我們也審視了一些玩家社區真的很喜歡的幹員。所以,即使他們在 PvE 環境中可能比較不顯眼,我們還是真的很想把他們帶進來。比如說,有些幹員在 PvP 方面獲得的愛較少,這次我們想把他們帶到 PvE 環境中,讓他們能發光發熱。」

他還解釋說,我所使用的幹員只是完整遊戲中可用角色的一小部分。「你玩遊戲的次數越多,你解鎖不同地區的次數就越多,就可以接觸到不同的幹員。」 Méthé 說:「在我們的即時階段,我們已經有新幹員可以在你遊玩的時候進行解鎖。我們會看看能走多遠,但你會有很多幹員能夠使用。」

據我所知,《彩虹六號:撤離禁區》似乎正準備成為完全有趣的一場體驗,但這並不意味著它能讓我完全放心。有著來自《圍攻行動》競技性射擊玩法的這種混合機制,以及全新以潛行為中心的合作體驗,讓我有些懷疑這部遊戲的目標受眾會在哪裡。我不確定它是否具有《圍攻》中那種使人著迷的吸引力,但我個人對此可是享受到了很多樂趣。我很期盼看看《撤離禁區》的未來如何,以及它將怎麼發展,特別是因為 Méthé 還向我解釋說,「我們有很多想法與計劃都是現在進行式,我相信不久的未來就能夠談論更多內容。」

Rainbow Six: ExtractionRainbow Six: Extraction
Rainbow Six: ExtractionRainbow Six: Extraction

相關文章



滾動無限載入網頁內容